您当前的位置 :南充新闻网 > 卫生环保 正文
天边浮云无限遐思……
2019-05-15 19:11:03

>李逍遥终于回到了余杭镇,在运来云去客栈,他看到了婶婶,道:“婶婶,我回来了。”婶婶一听,稍一愣,道:“灵儿呢?她哪去了?”婶婶有些吃惊,难道灵儿他娘不允婚事。

李逍遥神色恍惚,也顾不得许多,其实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应做些什么,他不知道从余杭出去了之后,为什么自己的世事变了许多,是灵儿吗?自己只是一个余杭的一个小混混,而灵儿是多么地纯洁纯真,要不是当初自己的突然出现,或许她仍在仙灵岛无忧无虑不谙世事。她为了我变了多少啊,而我却似乎是一直在拖累她,还有月如,月如是被我害死的,要是当初我不那样嬉皮笑脸,绝情些,也不至今日。逍遥只是懊丧,想着这些日子的种种,他觉得自己似乎对不起任何人。

李逍遥道:“婶婶,我想喝酒,……”婶婶一愣,蓦地,她发现逍遥好像是变了许多,言辞变得苍劲,举止也不再吊儿郎当,只是步伐颇为沉重,整个人死气沉沉的。婶婶想着,此时逍遥已进了客栈,在厨房只是斟酒自饮,不作其它,整个人甚为沉静,在静谧的夜色中,幽暗的厨房里,靠着微微的烛光,看得出他有许多心事,想借酒发泄。婶婶也不像许多了,径自走了进来,习惯了与逍遥暴力说话生活的她见他在喝酒,不假思索地道:“混小子,你要老娘的命啊?这是客人喝的酒,给你喝,能吐出钱来吗?看你这浑样,真想把你倒吊起来。”她话一出口,就有些后悔,她一开始隐约地感觉得到逍遥不对劲,要是一般的他,那一次不是对着自己大喊大闹的?婶婶更想不到的是,逍遥竟也不搭理她,一句话也不说,逍遥竟如此沉寂,婶婶也是顿时语塞,十分不习惯,只道:“不要喝太多,这些是要回本的!”

逍遥抱着一瓶酒,缓缓地起身,道:“嗯……嗯……”接着便自顾自地出屋去了,婶婶也不知道他的回应是不是在回答自己,毕竟以往从未有过如此的经历,逍遥是变了。婶婶也不再多想,在厨房就忙碌起来了,倏忽大喊:“混小子,明天再收拾你,早点睡觉啊。”逍遥也不知有没听到,就算是听到也未必有感觉道婶婶的意思吧,如今的他与以往的他有何不同,他也不明白。

逍遥在海边,就是在那个港口,嘴里念叨着:“灵儿……灵儿……”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他躺在草地上睡着了,在梦中,他又回到了过去,灵儿笑得好开心好凄楚,他又见到了月如对自己的刁蛮,还有十年前时光倒流他两的偶遇,在那片柳荫下,月如好倔强,还有初识时的放荡不羁。“灵儿……灵儿……”逍遥想的更多的是灵儿,他始终认为是自己对不起她……

“灵儿……灵儿……灵……!”逍遥感觉有人在唤醒他,他突然想起灵儿将死时对自己的不舍和无奈,猛地一惊,“灵儿!”他抱住了唤他的那个人,他隐约知道唤他的人是个女子,他多么希望她就是灵儿,“我对不起你,是我没用,我对不起你……!”逍遥终于醒了,他也终于发现那个她不是灵儿,他急忙起身,倏地放开了她。原来她就是香兰,“对不起……对对不起……我我……”逍遥语无伦次地嘟囔着,他终于是发现她是香兰了,旁边的的秀兰是早已不满了,道:“你在喊什么?那个灵儿是谁?”逍遥已是恢复了平静,两眼无精打采的,就势坐在草地上。香兰关心地问着:“你没事吧?你怎么在这儿,要注意着凉。”香兰小心翼翼地坐在他旁边,心细如针地。秀兰站在一旁,甚为不满道:“我姐姐在跟你说话呢!”“我没事。”逍遥沉吟着,“景物依旧,人事已非。”

小虎不知何时也来了,正兴冲冲地叫着跑来,“逍遥你回来了!”逍遥起身了,小虎正好也到了他身边,“我要走了。”逍遥面无表情,但也不难察觉他有心事的事实。“你要去哪?你怎么了?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香兰涩涩地问着,她有些察觉她的逍遥哥哥变了,已然心系旁人。小虎不解,道:“要去那儿?刚回来就走?”小虎疑惑不已,也感觉逍遥言谈举止间变了许多。“我……”逍遥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,灵儿走了以后,他就觉得心中空落落的,一份真挚的感情确实能掏空人的心啊,以后,他将何去何从?他也不知道,自己活着还能干些什么?

逍遥了望着,想着,小虎见他不说话,也不便多生事端,就对香兰秀兰道:“又来采蘑菇啊?香兰,我来帮你吧。”想必小虎对香兰是倾心已久,虽知她心系逍遥,却也不嫉妒,只是希望她能生活幸福,这就是最伟大的爱吧!秀兰白了小虎一眼,小虎憨笑着。“你怎么了?傻了?”秀兰粗俗地骂着逍遥,对他极为不满。香兰只是羞涩,默不作声,也许是太久没见到逍遥了,她竟不知该如何面对逍遥了,这是爱情在作祟啊,爱真是使人有苦有甜。

许久,逍遥道:“我要去趟仙灵岛。”说着便欲走了,秀兰急止住他,道:“我们姐妹也去。”她似乎忘了是如何去仙灵岛的——要坐船,且危险。香兰只是默不作声。小虎听逍遥说,两姐妹又想去,也傻傻地,道:“我识路,我也去吧。”他似乎也忘了危险,人与人之间的情愫真是微妙啊奇妙啊,它能让人失去许多,也能得到许多满足欣喜。

逍遥望着他们,“好吧。”逍遥似乎知道他们是真心想去。而小虎却突然想起灵儿的话,道:“不行啊,灵儿姑娘不……是仙女姐姐不许啊!”逍遥一怔,又想起了那些种种,但很快打断了,道:“无妨,灵儿是我的妻子,你们想去就去吧……!不过去到不能乱跑。”逍遥一说起“妻子”,便凄怆起来,不觉泪水留了出来,逍遥转身拭去了,心中却是仍然伤心。香兰一听到逍遥的言语,“你……”香兰竟说不出话来,说不出的凄楚她也不知能说些什么,只是有些伤心,却不知为何,她竟又有些放松,一种释然的感觉。感情的事确实不能寻常而言,诡异莫测啊!而秀兰一听,只是生气兼不满,道:“什么,男人真是无耻,见了更美的,就喜新厌旧,哼!你视我姐姐为何许人也。”逍遥似乎没有听到,不为所动,他的心已被灵儿装满,怎么容得下其他呢!小虎也是一脸迷惑,甚为惊讶,道:“灵……仙女姐姐已下嫁于你……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?”他此时却不怎么理会香兰,毕竟他还稚嫩,仙女姐姐在他心理是多么神圣啊,如今竟如此,他自然气愤。

逍遥愣愣地,道:“是啊,我对不起灵儿,是我害了她……我!。”逍遥心中自是自责不已,彷徨着,徘徊在记忆之间,呵,自己当初是多么地无赖。小虎益加气愤,道:“你!……”以下却是说不出话来,牙齿坚硬地咬合着。“你们想去,就去吧,灵儿会同意的……”逍遥只道他们想去,便不想违逆他们的意愿。“这么说,仙女姐姐还在岛上,我要去,我要去。”小虎一下子满脸欣喜,真是喜出望外,他是想帮帮并报答仙女姐姐吧。逍遥并未回答,小虎更是如此认为了,益加欣喜。香兰头低低的,浑身不自然,想走,却又走不了,心中充满了矛盾。秀兰却道:“好啊,我和姐姐要去,去看看那位灵儿如今是如何!”秀兰口气强硬,香兰也有些不解,便也没有拒绝去。

逍遥道:“那准备好。”说着,逍遥拿出那个师父的葫芦,喊“变大”,它变大了。逍遥把人们都坐在了上面,道:“准备出发,最好不要睁开眼,总之要小心。”秀兰和小虎见状,都惊异不已,惟香兰面无表情,她的心已被其他的事物充斥,其实,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在空中,三人都安安稳稳地坐着,也都未睁开眼,各人禀赋不同啊,逍遥边施法,边喝着酒。

须臾,到了。三人都不敢乱跑,只是死死地跟着逍遥。逍遥心神专注,

竟也未察觉。小虎耐不住了,道:“我们来了,仙女姐姐会不会生气啊?仙女姐姐在哪啊?”话里足见小虎对灵儿的尊敬,连“她”都不敢说。秀兰却是害怕,她看见了血迹,虽想回去,但也不甘心如此回去,便一直默不作声,而香兰却是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想见道“仙女姐姐”。小虎的话,逍遥并未回答,如此,小虎也就闭嘴了,三人只是默默地跟着逍遥。

逍遥走着,不觉走到了当初的那个沐池,道:“灵儿,当初我们就是在这儿相遇的啊,想来已人事已非啊!”三人之是不语,看着逍遥伤心。走着走着,四人来到了大堂,只见逍遥跪下了,道:“姥姥,对不起,我没有保护好灵儿,害她吃了很多苦。当初,我也不知为什么会忘了灵儿,我真的对不起灵儿,对不起她。我说过要一生一世照顾她,却没有完成,姥姥,你放心,意如,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,让她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,不再重蹈灵儿的覆辙。”说着,逍遥拜了下去,良久不起头。小虎三个人见状,也急忙地跪了下去。

逍遥对三个人道:“你们可以到处走走,但不可乱拿东西,切记。”说着,逍遥便要走了。三人仍是胆怯,不敢妄动,故仍是紧随逍遥,而逍遥也不以为然。

在那片沐池,逍遥站住了,道:“灵儿,要是当初我们没在此相遇,我还是余杭的一个或多或少的小混混,而你仍在仙灵岛无忧无虑。或许,你我相遇并不是偶然,而是冥冥中注定,自从娘让我去了十年前,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第一此见你时会有一种亲切感,似乎曾经相识,或许你初次见我也有这种感觉,正因如此,你才会对我这么好的对吗?小时的你十分坚毅,会施火烧我,而后你又对我依依不舍,所以,十年后你我相遇,你才会对我如此在乎,如此的关心,而我却不学无术,给你带来了许多灾难,如今的我就算是一身绝技也不能有所用武了。忆如她很好,现在在圣姑家中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,让她快快乐乐地长大,我们的女儿,我一定会保护好她。灵儿,你虽肉体已逝,但芳魂长存,我相信你一定还在某个地方默默地看着我,我一定会好好地活着,等着你我聚首。至于南诏子民,我也一定会帮你好好照顾。纵然物是人非,我也一定等你,我一直不知道你我的相遇是对还是错,或许这是宿缘,无论如何,我都一定会珍重这份感情,无论对错,我都一直等着你。”

中山初二:曾志涛


相关阅读:
7788806.com 7788806.com
相关新闻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南充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南充日报社南充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